• <acronym id="lgnii"></acronym>
    <span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b id="lgnii"></b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
    

    <acronym id="lgnii"></acronym><optgroup id="lgnii"></optgroup>
  • <ol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/output></ol>
    <span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b id="lgnii"></b></output></span>
    <span id="lgnii"><sup id="lgnii"></sup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lgnii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疫情防控

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兵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3-04     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未標題-2.jpg

              沁園春·疫中古城

              庚子襄陽,晴春正艷,風卻料峭。

              惜東城西郭,悲寂寥寥;南街北巷,人聲杳杳。

              臨漢門空,昭明臺高,城頭石獅仰天嘯。

              須何時,方疫毒除盡,寰宇向好?

              災疫無情叫囂,惹兒女成兵皆誅討。

              看江上橋頭,舟車不行;臨家近舍,互不相邀。

              最是醫者,不畏死傷,敢向病魔亮戈矛。

              待他日,觀漢水浩浩,河柳夭夭。

               ——庚子孟春李一通詞

              2020年的春天,會因為疫情來襲而遲到,古城襄陽的景象亦如我上詞所述,悲寂寥寥,人聲杳杳,但我相信,這個春天絕不會缺席。因為在抗擊疫情的陣地上,有無數人民子弟“兵”在沖鋒陷陣,白衣戰士夙夜不懈堅守陣地,人民警察爬冰臥雪抵抗侵襲,后方工人披星戴月支援物資……還有這樣一大群人,他們始終以“普通一兵”的姿態,用自己平凡的行動為抗擊疫情貢獻著力量,形成了抵抗疫情之洪的堅固大堤。

              都說“上陣父子兵”,但是出現在建昌社區里的這對“志愿兵”卻是一對“夫妻兵”。一輛頗有年代感的三輪車,上面滿載貨物,丈夫在前面登,妻子在后面推。從他們的衣著和這輛三輪車的相貌來看,稍顯違和;但從他們的“駕駛”技術來看,顯然已經是輕車熟路 “出車”很多次了。

              丈夫丁小雨,妻子李想,既是一家人,又在一起上班,現在在志愿者的行列中又是一對黃金搭檔,在小區里擔負起了“押運糧草”的任務,并且運送物資的目的地還是有確診病例的已封樓棟,上面講到的三輪車就是他們的“押運車輛”。為了全身心投入到疫情防控中,他們將只有9個月大的孩子交給家人照顧,連日來,他們參加此類活動10多次,為小區居民運送蔬菜、水果、藥品等物資40余車。

              記得有一次,按照超市客服提供的消息,他們將采購好的物資貼上標簽,運送到樓下,等待著相應的居民前來認領,可有一家來領東西的是個小女孩,東西又買的比較多,小女孩明顯提不動,面對眼前這因為有確診病例已經被封的“高?!标嚨?,夫妻兩還是選擇幫小女孩把東西送到家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一回回,一趟趟,兩人四眼相顧,默契配合,一道道車轍見證了他們來回的身影。如今,丈夫丁小雨已經由一個“小兵”升級成了“班長”——建昌小區臨時黨小組組長。

              雖說已是入春,但黎明前的襄陽還是格外的冷。2月22日凌晨三點半,梁然便起床穿上了厚厚的大衣,來到了民發世界城匯景園3號門疫情防控執勤點。經他自愿申請,凌晨4點到6點的這班崗由他來站。雖然這個時間段沒有什么人出入,但他還是昂首挺胸,在規定的區域內來回游動,警惕的眼神借著昏暗的路燈掃視著四周,儼然一副哨兵神圣不可侵犯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前面一個小時還好,可是到了后面一個小時,梁然便覺得時間過得異常的慢,幾乎每隔兩分鐘就要看一次表。大約五點半左右的時候,還沒有看見人影,就聽到小區里傳來了說話聲,急匆匆的腳步正向大門口趕來,寂靜的夜終于被打破了。隨著距離的拉近,梁然清楚地看到,朝他走來的是一男一女,女人懷孕了大著肚子,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一旁的男人攙扶著她,還沒有走到門口便向梁然大喊:“快開門!我媳婦要生了,沒有時間在這里磨嘰!”“先生您好,雖然情況緊急,但我們還是要確保安全,您扶著媳婦,我來測個體溫,完了我幫您拿東西送你們出去?!绷喝患泵φf道。男人情緒激動,很不耐煩,但看到小伙子真摯的表情,也就耐著性子答應了,嘴里還嘟囔著:“快一點”。體溫顯示正常,梁然快速做了出入登記,二話不說幫男人拎起東西,打開大門朝小區外走去,邊走邊詢問他們是否需要車或其他的幫助,得知他們已經聯系好了醫院,并且有人開車接他們,梁然便提著東西送他們上了車。

              看車輛消失在了黑夜里,梁然三步并作兩步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,不斷回想著剛剛的那一幕,不知不覺換崗的時間到了,等他回到家里,窗外的天際已經逐漸亮出了魚肚白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說啥子?沒聽清啊,再說一遍行吧?”蔡曦這一口地道的襄陽話讓居民們倍感親切,然而站在地面隔著樓層往上喊,似乎有失淑女形象,還好戴了口罩。原來啊,是二樓這戶人家防范意識太強,在志愿者上門測體溫的時候怕接觸感染,死活不開門,隔著門說又聽不清,就只能這樣隔空傳音了。

              蔡曦被分配的任務是在疑似病例小區——王家洼社區東城逸景小區排查異常。戴上口罩,武裝好自己后,拿上體溫槍和登記簿,從樓層最高的人家開始,挨家挨戶逐人進行體溫測量,每次開門前,她都提醒室內人員先戴好口罩,再開門檢測,對于體溫超過36.9℃的人員著重進行記錄,報社區工作人員再次上門核查。通過一次次的排查,確保了有異常早發現早治療,避免了有人感染不報謊報的情況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春節至今,已有月余,很多居民因封閉太久而情緒較大,面對上門的志愿者,有的過于防范、避之不及,有的不甚理解、敷衍了事,有的冷眼相對、滿腹牢騷,更有甚者,認為是志愿者小題大做限制了他們的自由?!吧鐓^都來三遍了,咋還來測啥?”面對質疑,蔡曦能做的就是積極對待,盡力解釋,并把測量的結果一筆一畫認真記錄在表格上。

              看著記錄本上一頁頁的字跡,或許這段時間是她假期以來寫字最多的日子吧。因為志愿者工作需要,目前她已被安排在三無小區防疫執勤,有次遇到了一位大叔,非要送她酸奶和草莓,還一再強調“新鮮的,能吃!”,而蔡曦的心情就像那酸奶和草莓。

              要使古城換新顏,我等皆是子弟兵。曾經,我是一個兵,如今,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,我看到了千千萬萬個沒有身穿軍裝的子弟兵,在這片人民戰“疫”的汪洋大海中,這個兵或是一滴水、一朵浪,亦或是一葉舟……。


              大伊香蕉在线精品视频75
  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"lgnii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b id="lgnii"></b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    2. 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lgnii"></acronym><optgroup id="lgnii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3. <ol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/output></ol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lgnii"><output id="lgnii"><b id="lgnii"></b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lgnii"><sup id="lgnii"></sup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lgnii"></span>